财务总监一口答应,回头却被骂得狗血淋头!

  荆小强这种明摆着走上坡路的家伙,很可能在内地还要获得很多名头的未来,签得越长越好啊!

  居然只签三年的合同。

  这几年要是出彩了,下次估计就没有这个友情价了!

  然后其他人荆小强用演艺劳务公司的方式签下来,一年三十万港币。

  包含武生、青衣、小狮子等不少于五个角色,提供超过一百场人次的表演。

  这样具体怎么给,就是他说了算,更主要是保证收入双轨制,出来的演员拿到报酬,一定不会低于hk或者国际演员。

  平均每场每人能得一两千港币的收入。

  一共一年才一百万港币,就能获得这样的技术支持。

  让hk歌舞剧水平飙升一大截,千值万值啊。

  荆小强把大概的框架确认,汪茜全程坐在旁边,悄悄用手指捻他手肘皮,表达内心的惊叹。

  二十万港币!

  加上出差补贴,差不多快三十万人民币年薪!

  国内现在功勋级艺术家都拿不到。

  她才算个什么。

  在舞校汪茜才拿两百多的工资!

  小小的舞校老师而已,比她功底深厚的人多了去。

  只是她恰好跟着荆小强融会贯通了前后功力……这么一想她好像的确是独一份。

  荆小强很多关于二十年后舞蹈变化的理念,在他身上是不容易体现的。

  他本来就不是传统舞蹈的身架子跟肌肉群。

  胡德尔松在多年的唱跳生涯中,也慢慢丢掉了原来的芭蕾舞底子,主要浸淫现代舞特别是嘻哈、摇滚风行起来后的黑人风格。

  关于专业舞蹈的传承,更多是通过汪茜来展现。

  她的确显得就与众不同了。

  当然她自己的心态跟气质也跟大多数这时候国内的同行有区别。

  荆小强却打电话招来之前的律师,协助汪茜完成后面合同协议的具体签署。

  他得赶紧溜到鹏圳去啊。

  佳人有约呢。

  陈薇羽今天可是请了假去鹏圳的。

  在这以前,她堪称港姐里面的劳模,几乎全勤。

  所以姑娘有了心上人,就会无心工作,简直是职场一大定律。

  对于没有参加过第一次小强大会的各位来说,的确也想不到陈薇羽的存在。

  杜若兰她们还比较单纯,哪怕上回偶有看见荆小强食粥狂魔的称号,也想不到是什么意思。

  汪茜更是第一次跟他一起出差,看荆小强匆忙的给兰欣欣指导几句就跑掉。

  潘云燕有发现:“t恤换了的……”

  杜若兰简直是已经习以为常:“不知道又是谁呢?你说会不会是曹晴雯?”

  语气很淡然的那种。

  把汪茜逗得笑不停:“你们这样的年轻姑娘,如果喜欢一个人,不是应该要死要活吗?”

  她就经历过。

  杜若兰没脾气:“你觉得我这条命,死得过来吗?”

  边说还边指了指闺蜜。

  意思是别说外面的,连旁边都有个随时气我的。

  心态怎么可能不好……

  汪茜乐得搂住她们说晚上她来请客吃饭。

  她才是个做惯了大姐姐的。

  荆小强这边辗转差不多三个小时才过关以后,惊呆!

  卧槽!这特么就是未来被称为和京沪粤平起平坐的超一线第四城?

  荆小强从来没想到差距有这么大。

  走出边境口岸,脚下居然是尘土飞扬的泥土地。

  周围芭蕉树叶、杂草丛生,摩托车、三轮车乱七八糟。

  就感觉二三十年后到东南亚某个乡村的那种荒凉。

  但又无比拥挤忙乱。

  荆小强难免都在想陈姐姐那么优雅美丽的港姐,难道也跟着这样挤吗?

  太不雅致了。

  他从未来过鹏圳,在脑海里这只是个地名,很抽象的符号。

  家乡县城也很落后,但那是他熟悉的样子,也理应落后,哪怕二十年后依旧还是一副新旧混杂的乱糟糟样子。

  所以从三十年的纽约回到家乡,他并不吃惊。

  平京本来就那样,作为首都哪怕五十年后估计有些地方都还是不会变。

  沪海也同样,老洋房、外滩依旧是最有魅力的城市风景线。

  可鹏圳不是,这里真的就像传说的那样,这个跟hk农村一河之隔的地方真的是个小渔村。

  然后短短几百米到几公里的市区,又急剧变化。

  那种农村村镇破旧得不得了的老街和崭新的商业大厦挤得很近。

  就像这个经济特区作为改革开放前沿,承受着巨大的碰撞跟落差。

  最新的跟最旧的,最接近资本主义的和最接近落后面貌的都在这一小块地方。

  也怪不得hk人瞧不起北方,也许从他们探头一看的内地,就是这样脏乱差,毫无秩序。

  谁都想不到这里会在短短的二三十年间就爆发式的改天换日。

  连陈薇羽都怀疑荆小强的决定:“真的要在这里买房子?”

  她入住的五星级酒店也是目前鹏圳唯一的顶级酒店,远在二十多公里外!

  好笑的是荆小强在口岸找不到出租车,最后打了个摩的过来!

  下车时候五星级酒店的门童差点没准这个灰头土脸的摩的佬进去!

  还好陈薇羽的司机一直等在大堂附近,连忙出来迎接荆小强。

  当然这也间接造成了没人知道荆小强来密会陈薇羽。

  被笑得花容失色的陈薇羽拖着到淋浴间好好冲洗了一番,两人在面朝大海的巨大落地窗前,不是啪啪乐而是摊开鹏圳地图谈论房产。

  建筑设计专业让陈薇羽拥有女性当中非常难得的识图能力。

  她甚至还能从专业角度给出些评价:“从去年开始,已经建设了好几年的城区建筑,开始摆脱之前千篇一律的方盒子造型,有各种设计感……可你过来也看见了,我们跑到这里来买房,有意义吗?”

  说这话的时候,她可能是又想起荆小强的风尘仆仆,开始掩嘴笑。

  利落的短发,黑丝长袜跟时髦的银灰色衬衫加包臀短裙。

  荆小强觉得自己能集中注意力就不错了:“有意义……我甚至有了些别的想法。”

  莫妮卡端庄些,用探询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小男人,嘴角还是翘。

  跟她的二郎腿一样。

  荆小强索性起身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海天一色:“可能你坐两地牌照车从汽车口岸过来,直接到这里,没有我在火车站口岸那么清晰的感觉,这里太落后了,落后到让我立刻想起抄底这个词儿,知道吗,我投了三千万在hk炒房,跟大富豪们比肯定不算什么,但我目标是两三倍之后离场就很不错了,能变成近一个亿,正好轮到我拿去修音乐歌舞中心。”

  莫妮卡优雅的端起咖啡杯靠在椅背里,轻声嗯。

  还有什么能伴随男人成长更有成就感呢。

  更何况荆小强还是如此强劲的潜力股:“可我忽然发现,如果我把这笔钱投到鹏圳来炒房,估计是十倍打底,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朝hk投入炒房,以后的盈利资金可能就要用在鹏圳了。”

  莫妮卡咖啡杯都抖了下:“十倍?!”

  实际上沪海是还没有炒房的环境,而且动用几千万在沪海市场买进卖出房产也太惹眼了。

  但在hk就全民炒房,几千万算个毛。

  可hk从去年进入两万一平的时代,到97高峰下跌,也不过是六七万的房价,要二十年后才重新攀上十万级房价。

  起步就高,所有三五倍离场算是很赚了。

  十倍,真的是天方夜谭。

  但低头看看莫妮卡今天收集的资料,荆小强说的尽量找别墅或者办公楼。

  前者还极少,一看就被否决,距离市区太远,未来怎么涨。后者要么带着国资背景要么是港资背景,基本都只租不卖。

  所以还是只能买普通居民住宅。

  陈薇羽的hk护照,4500一平,鹏圳不限户口,还鼓励全国各地南下奋斗的买房,1800。

  所以连她都忍不住叫荆小强还是你来买。

  差别太大了。

  以后鹏圳会涨到一万八?

  hk人根本就瞧不起鹏圳的房。

  也就长期往返两边的货车佬或者在hk娶不到老婆的的士佬,才在这边包养小三,用小三的身份证买房,分手就卖掉。

  这还是陈薇羽的司机打探到消息。

  现在莫妮卡转述给荆小强,就笑不停。

  感觉她这hk小三还跑鹏圳来买房包养荆小强吗?

  荆小强的t恤被顺便搓洗了晾洗手间里,他就披了件浴袍,眺望的却是隔海那边夕阳下隐约的街区,很坚定:“所有人都想象不到这里会发展得有多快……走吧,我们到市区去看看,我来开车。”

  这座唯一的五星级酒店是前几年为了建设南海石油跟其他大型项目的专家而建,

  明星的司机就这么被抛弃了,不过这个hk人乐得自在,随便找附近地方嗨皮去了。

  荆小强开了那辆右舵的小霸王子弹头mpv出行,并不着急去闹市区,而是慢慢的转悠观察。

  换个普通姑娘,可能都很难融入到他这种考察式专注,一点都不好玩。

  可对莫妮卡来说,很少有男人跟她独处不是为了上床的。

  而且荆小强还格外看重她的建筑专业,不停提问,这个建筑大概多久,那个是什么风格,这么修是为什么。

  这是莫妮卡对自身价值的重新认可。

  不因为容颜外貌,而是她真正引以为豪的建筑师身份。

  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八零电子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最新章节,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admin#80vo.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八零电子书txt小说下载
豫ICP备14029001号-1